主页 > 话题 > 婆媳关系 > 我岳母强迫我们离婚,成为地下情人。

我岳母强迫我们离婚,成为地下情人。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   女性健康网    
字号:

甜蜜中夹杂着悲伤和无助。我们不敢考虑未来。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。因为我们的岳母,我们成了地下情人。我们过去常常在深圳的街道上痛哭流涕。我们同时喊着儿子的名字。那是我们漫长而快乐的时光。

#hzh_woman { display: none; }

这种日子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我真的想和我丈夫泽再婚。是的。只要我们能和他在一起,我们就能一起捡垃圾。然而,我甚至不能有这样的生活。

确切地说,泽刚不再是我的丈夫,我们已经离婚一年了。

今年,我热泪盈眶。我没想到离婚会让我如此痛苦,甚至比忍受婆婆的专横还要糟糕。但是我不能回到前几天。

对于长期的忍耐生活来说,每一件小事都可能成为导火索。

那天,婆婆还喊泽刚和小三下楼吃饭。泽刚和小三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楼上。我洗了米饭和蔬菜,准备自己做饭。

我突然觉得这样的一天很无聊。我有一个三口之家,而且总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地方。除了晚上睡觉,我的丈夫和儿子都在我身边,我的岳母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白天一直陪着她。

我把电饭煲扔在地上。电饭煲在地上滚了几圈,停在拐角处。我承认我不是仙女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我会生气和跌倒的事情。结婚六年来,我第一次没有反抗。

楼下立刻打开了一个罐子。“你敢给我看你的脸吗?”她婆婆的声音。“这是我的大楼,想在这里发威吗?该轮到你了!”

泽刚永远不会有声音,就像他父亲一样。这个家庭的男人都一样,诚实而安静。婆婆对家庭中所有的大事小事都有最终决定权。我岳母不喜欢泽刚和我一起吃饭。泽刚和小三顺从地和她一起去吃饭。我觉得他们是真正的三口之家,我更像这个家庭的第三方。

“泽刚!你上来!我不能继续了,我们离婚了!”我在楼上喊道。我很生气。我希望我丈夫能为我说些什么,但他将永远站在他母亲一边。知道母亲错了,他从未指责过她任何事。

在这样的日子里有更多的青少年吗?十年?还是30年?我绝望了。推推地下楼,直奔民政局。泽刚领着小三站在门口,没有走。我本能地回头,看见婆婆推着泽刚出门,泽刚会发愣。“你一离开就离开。你还害怕她吗?”

我的心完全冷了。

尽管我如此坚定和绝望,但我仍然希望泽刚能说服我带着孩子们回家。但他只是呆呆的脸,什么也没说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开始交文件,我们的离婚证书很快就完成了。

拿着小笔记本,我想哭。我愤怒地离婚了吗?还是你已经忍耐到极限了?

专横的岳母懦弱的丈夫和泽刚坠入爱河,我发现他母亲的奇怪。有一次泽刚下班去接我,他妈妈在我面前对他说,“她没有脚吗?要你拿走吗?”那时我想分手。泽拒绝了。他建议我,“忍耐一下,结婚后不要和她住在一起。”我受不了了。说实话,我也不愿意离开泽冈。除了在母亲面前软弱之外,他没有什么缺点。泽刚性格温和,对我体贴,说话轻声细语。他是汽车修理工,擅长手艺,工作细心耐心,来修车的司机都非常喜欢他。

为了泽刚,我不得不迁就他的母亲。为了不惹恼她,晚饭后我和泽不能同时离开桌子。一个人必须先离开,然后再离开。为了不惹她生气,我们不得不假装成一所高级住宅,在回家门口之前,在外面走了半天。在我岳母面前,我和泽刚总是表现得像陌生人。谦恭有礼。

我仍然记得我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天,泽刚和我一起去了民政局。婆婆冷冷地说:“你可以一个人去,不是他!”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生气。我觉得她走得太远了。我通常能忍受她,但今天不行。我傲慢地说:“结婚证总是由两个人一起获得的。法律规定一个人不能获得它!”

她一句话也没说,这表明她很不开心。

婚礼那天,我穿着婚纱,等着泽刚的队伍带我去他家。我一进他家,就发现气氛不对劲。客人们脸色阴沉,勉强笑了笑。当时我不知道该问什么。就在几天前,我才知道我岳母和泽刚在结婚那天大吵了一架。儿子结婚时,母亲通常很开心,但婆婆却不同。她在家纠缠和哭泣,责骂泽刚。“那太好了。如果她娶了一个儿媳妇,她肯定会忘记她的母亲。”客人们都劝她,说泽刚太孝顺了,她怎么能忘记妈妈呢?婆婆态度坚决,打碎了厨房里所有的锅碗瓢盆...

我目瞪口呆,问泽刚。老实说,他沉默了。我很生气,但是当我看着我丈夫的脸时,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。他忍受了这么一个母亲多少?他还要忍受她多少?

牺牲幸福治愈岳母

正如泽刚所说,结婚后,我们搬出了公寓,住在城里的一栋两层公寓里。

那一年,我们非常开心。白天一起工作,晚上一起回家。手牵手去市场买菜,在家分工做家务。如果你心里有感觉,走路是温暖的。

我儿子的第三任妻子出生后,我岳母来照顾我的分娩。结果,他留下来,从未离开。

就在我出生后几天,我在床上动弹不得。一天,泽刚刚给我带了热水来帮我洗澡。她的婆婆冲进来,抓起泽刚的脸盆,砰的一声扔进厕所...脸盆敲打着瓷砖,睡着的孩子大哭起来。

“这么宠她也得了?她不会洗澡吗?你想给她洗澡吗?别太宠她了!这不正是一个儿子的出生吗?”房间里充满了婆婆的吼声。

我气得喉咙哽咽。泽刚呆呆地站在那里。听妈妈骂他离开后,他去卫生间取回脸盆。

我太惊讶了,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?坚持住。泽冈说。“可怜的母亲也是。她是个病人,你不知道。”

泽刚告诉我,他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。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,但他15岁的哥哥成了他母亲和邻居之间纠纷的受害者——他哥哥被邻居刺死……”之后,他母亲变得有点无辜。有一段时间,她甚至不让我去上学。她把我锁在家里,怕别人也带走我...这么多年来,我妈妈一直很专横无理,邻居们不敢惹她。我心里也怪她,但当我看着别人避开她时,我感到很不舒服。”

泽刚说他的眼睛红红的:“我恋爱的时候没有告诉你这些,因为我害怕你会离开我。我母亲的状况导致我和父亲性格软弱。除了依赖她,我们的抵抗只会导致她尖叫得更大声。因此...你能为我原谅她吗?她太爱我了,以至于生病了。在我母亲的眼里,我集中了她两个儿子的影子。所以,我必须承受两个人的压力!”

我哭着对泽刚说,她真的很穷,但是她不能这样伤害我。我不想我们的婚姻成为病人的受害者。我不能和她争吵,但我也是一个人,我害怕有一天我不能忍受离开你。你可以深爱你的母亲,但不能纵容她。如果你一直这样保持沉默,她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。

泽刚不仅不听我的,还强调了一句:“你可以对我不好,但你不能对我妈妈不好。我只有一个母亲,她只有一个儿子!”

我看着泽刚倔强的脸,不寒而栗...

我们成了“地下情人”

现在,我已经离开泽刚和那个家了。正如我所料,我岳母没有隐瞒任何事情,只是显得非常高兴。

是的,总是情人感觉不好。离婚后,我去海南工作,泽刚去深圳。我们都不开心。我一个人的时候更想念泽刚。那天我接到他的电话,要求我去深圳。我太高兴了,头晕目眩,一夜之间就来到了他身边。

那时,我们刚刚离婚两个月,分居60天。让我们像新婚夫妇一样相爱。据说男人不是不体贴的,但是结婚六年后,泽刚对我一直是专一的。即使离婚后,他也没有其他人了。他在深圳的一家公司里开车,住在一个宿舍里,这让我的生活很悲惨。我们同意他们将在深圳一起工作。

泽刚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。我清楚地听到她问泽刚,“方辉去哪里了?你想让她走!快点!如果我活一天,我不会让她做我的儿媳妇!”

你去吧。沉默了很久之后,泽刚对我说。

“我不想去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我哭了。泽什么也没说,开始收拾我的衣服。

当我上火车时,我在窗户里哭了。泽刚在窗外哭了。“妈妈死后,让我们再聚一聚!”这让我更加绝望。我岳母才50多岁,必须等待她的死亡。这对她还是对我很残忍?

我也觉得不舒服。我岳母不想让我成为儿媳妇。泽刚刚让我离开。我没有吸引力吗?我找到了一个接一个的男朋友,他们都没有拒绝我,但是当他们真的对我感兴趣的时候,我害怕逃跑。

我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泽刚。

离婚四个月后,我的精神濒临崩溃。我的头发掉了一地。我脸色蜡黄,吃不下也睡不好。这种心态使我不可能完成工作。我经常独自躺在租来的房间里,默默哭泣。我想到泽刚和我的儿子……离开他们和死去有什么区别?

有人在敲门。我忽略了它。分担房租的妹妹经常不拿钥匙,但这次敲门的不是她。是泽刚。我听到他在门外叫我肖辉。

我乱七八糟地把头发扔到他怀里,大哭起来。泽刚也哭了。这次让泽刚下定决心和我在一起。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,我们的生命将会全部丧失。

从那以后,泽和我就成了地下情人。他和他的邻居和熟人也在深圳工作。上次我去深圳是通过他们,我岳母才知道的。泽刚在海南帮我辞职,带我回深圳租了一个小房间。我和他同意我们分开工作,将来每周见面一次,但我们不应该让熟人再看到,以免让母亲打电话来要求干涉。

从那以后,我和泽刚的关系就以这种形式存在。我们偷偷约会,一起吃饭,一起散步,就像第三方害怕被妻子发现一样。我们每次约会都非常小心。

甜蜜中夹杂着悲伤和无助。我们不敢考虑未来。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。我们过去常常在深圳的街道上痛哭流涕。我们同时喊着儿子的名字。那是我们漫长而快乐的时光。

女人
减肥
美容
养生
男人